会员文章

MEMBER OF THE ARTICLE

许庆禄:认知与求索

发布时间: 2013-11-21 17:59:47   作者:许庆禄 来源:《吉林日报》2013.7.23  浏览次数: 80  

        我画了这些年山水,画着画着就觉得自己与其他画家的画有着巨大的差距。找其原因,是对画的认知在不断地增加,不断地积累。我追求传统的山水画技法,就琢磨:古人的功夫在哪里?这是我常常思考的问题。就这么,在认知中求索、进取。首先,要画好中国画,必不可少的是用笔。用笔是讲究画好中国画的前提,中国画的笔法,是画中的骨,没有骨的山水画,它就无形。只有骨肉丰满的作品,才具形神兼备。我在画山水中喜爱用长锋硬毫,它的长处是画出的作品有一种沧桑感,运笔的线法显得自然、灵动、泼辣。它无论是构写山的轮廓、皴法,画山石、树木,都不呆滞,都觉得画面很有生机。用长锋画画,如书法家写字,笔法就显得很突出,就在一个“写”字上见功夫。

        现在的画家讲究写生,只有走进真实的生活里,才能让作品充满生机。以我的观点,临摹与写生当并重。我喜欢前人的作品,更喜欢他们不同的画法。追元·王蒙山水画乱中的繁琐和灵动;喜清·石涛的山水似像非像的意象和情趣;爱现代·黄秋园画山水画中吸古纳新,既讲究丰富技法,又表现情趣的写意。从他们诸家的作品中,我一直寻找着自己喜爱的用笔和用墨。凭自身的学识、修养、技艺,追前人的画法,任你再临摹,再强化,都如与古人隔空喊话。我们只能靠自悟、觉醒。我看了这么多前人的作品,还是想到了李可染的话:“中国画不仅表现所见,而且表现所知、所想。画此景时,不一定完全是此时、此地的情景,也包括过去的类似此景的感受。”

        在学习山水画的创作中,总结了一点对前人作品的看法,或所说的感受:一、元人画山水多用乱柴乱麻二石法。王蒙为代表,他不仅多用乱柴乱麻二法,而且在笔法上,看似杂乱,实则他的笔法也出自唐、宋诸家之传统画法。可他在继承中求变,求活。可说他的笔法讲究灵动、生机,使作品与前人比,的确焕然一新。二、清代石涛。他作为清初绘画革新的旗手,创作了一系列富有个性特征,强调笔墨的审美功能,极其张扬“道”的意味的山水作品。我特别欣赏和吸收他作品的表现形式:多以构图饱满,但满而不堵,布局于密中求疏,利用泉水、溪流、水面、烟霭等打破密密实实的山峦岩壁。利用各种树木、草丛的穿插,使画面产生节奏的变化。画法上又用干笔焦墨勾画山峦、岩石、峭壁及林木杂卉。用笔时顺时逆、曲折、顿挫,变化无穷。丰富的苔点的应用,使画面莽莽苍苍,郁茂雄秀,深邃而幽浑。他的画法是在观察自然、感悟自然中形成的个性。三、学习黄秋园。学黄秋园的画法是要悟他所得的法度。以我个人的感受,他是左手拉着王蒙,右手扯着石涛,站在两个巨人之间取其自我发展的现代自学、自悟的画家,是自学者成功的典范。除他本人的天份、悟性、苦练,更主要的,是有前人的多种技法让他从吸收,到锤炼,再到升华中,得以节节的攀高了。他取王蒙的用笔老辣,以枯焦的笔墨用元人乱柴乱麻的皴擦点染,达到了一种活灵活现的境界。

        在以焦墨山水见长、如何把握用色时,我便大胆地吸收张大千和刘海粟等大师的技艺。他们对中国山水画最大的贡献,恐怕就是泼彩和用色。他们在色彩上大面积使用特具个性的亮蓝绿色,用虚虚实实的多方面的对比,表现了山水画多变的意境。特别是刘海粟前景松石多用焦墨铁线勾出,笔笔中锋,傲岸多姿,强调“骨法用笔”,景物交代的具体。他整幅作品大量渲染的赭、蓝、绿色彩,增加了作品的亮丽,反映出他强调主观表现的创作原则。综上,不仅是我学中国山水画所求、所思、所想的认知,用浓墨重彩的表现形式,又是我求索新的艺术表现的一个起点。(来源:《吉林日报》2013.7.23)

燕山颂春(国画)许庆禄

Copyright © 2013 MEIXIE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IAS  吉ICP备090032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