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万万博app苹果

NEWS

胡笳击节十八拍 翰墨问笔十八谈——品读关鉴《中国画十八谈》

发布时间: 2014-01-29 20:59:51   作者:龚保华 来源:吉林日报  浏览次数: 72  

  著名画家关鉴先生近照

      胡笳本自出胡中,缘琴翻出音律同。十八拍兮曲虽终,响有余兮思无穷。——听蔡文姬的千古绝唱《胡笳十八拍》,仿佛随这位冰雪气度的奇女子一起行走于坎坷的漫漫长路,琴音与歌声穿越古今,直达心底,恣意流淌……而日前临窗月下品读关鉴的《中国画十八谈》,方看一谈,便似有识字清风牵引拂卷,一花初发,万花飞来,手不忍释,一气贯通《十八谈》。字里行间长歌击节、广袖善舞,只觉香茗润心、墨香沁脾,再思文姬十八拍“是知丝竹微妙兮均造化之功,哀乐各随人心兮有变则通。”不禁轻叹蔡琰所言之精致、精准。

  品读《中国画十八谈》,不禁想起我以前写过的、非常喜欢的这样一句话——清风明月四时景,景中有人自在吟。

  关鉴新著《中国画十八谈》

      先说景中之人。关鉴,满族,1941年生,吉林海龙县人,所以他常自题:海龙人关鉴。1964年毕业于吉林艺术学院美术系,分配到吉林人民出版社任美术编辑,1980年调入吉林省美术创作室(今吉林省画院)工作至今。从毕业创作《知心人》、《杨占山家史》两件作品参加第五届全国美术作品展开始,画坛频现才华。他的作品曾被中国美术馆收藏,并刊登在《美术》、《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报刊,曾在北京、天津、上海等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曾为国家外事活动复制过自已的作品;作品被人民大会堂、中央军委、国家博物馆、毛主席纪念堂、宋庆龄纪念馆等展馆收藏;有数十篇美术文章在《光明日报》、《中国文化报》等报刊发表。曾作为美术代表团成员出访美国、朝鲜、韩国,并曾获得其它国家授予的荣誉称号,作品为多国友人收藏。曾任吉林省第六、七、八届政协委员,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吉林省文史馆馆员、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研究员、吉林省画院专职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其代表作《欢乐的草原》、《革命代代如潮涌》、《大车店》、《蓖乡秋》、《寒凝大地》、《风和日暖》、《千秋功罪》、《关东风情》等为人熟知。尤其是他那件颇具传奇色彩的代表作《革命代代如潮涌》,以工笔重彩描绘知青下乡受欢迎的热烈场面,构图开阔、基调欢快,成功入选“庆祝建国二十六周年美术作品展览”,从此声名远播,其传奇故事在坊间交口相传,可堪写进历史。而故事的主角关鉴,却仍似在他作品的清风明月四时风景之中,自在吟唱。

  革命代代如潮涌 关鉴 作

  品书必及人,说《中国画十八谈》,当说肝胆、说品格,说风骨,说境界。

  说肝胆。此书观点可谓独出己见,语出惊人,大胆至极!卷首语开篇即言:笔者已年过古稀,16年的编辑生涯和50年的绘画创作实践,积正反两方面的经验,弄清了一个问题——中西画虽都是造型艺术,但却是两个不同甚至是相反的绘画体系。工具自不必说,从理论基础,到认知理念、观察方法、处理手段,都无共同之处。闻此观点令人震惊之余,再往下看,却体会到作者良苦的用心:“反思自已半生所画,因为受所学西画基础所累,均离真正的中国画艺术相去甚远,因此格调不高。自身的反面经验,不想因后来人迟悟而浪费时间,此系笔者写此书的动机之一。”作者是上个世纪60年代早期国画专业的毕业生,多年来倾心关注中国画坛。他发现了一个十分值得深思的问题:活跃在中国画创作方面并有一定成绩的,虽也有专业毕业生,但却有一半甚至更多一些的是没进过院校门的。他们并没有进过专业院校,没学过西画的素描和色彩,但他们的作品都曾在国家及省内产生较大的影响。所以关鉴大胆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中国画的学习,肯定有区别于西画的自身规律,否则他们又不是超天才,如何能够在国画创作领域往来自如呢?西方的素描其意在‘体’,中国画的线描其意在‘形’,两者的外在特征和实质精神都不一样。中国画的造型基础是线描,它本身就是高级的、其它艺术无法替代的艺术形式,我们无须舍弃民族固有精神屈就西方的词汇。”关鉴更大胆放言:特定时间、特定空间、特定光照下的可视存在和色彩科学是西画的理论依据;对客观存在的自我意识和主观精神是中国画的理论依据。学习中国画,学历不是问题!时间不是问题!年龄不是问题!那么什么是问题呢?创作意识是问题!学习方法是问题!思想方法是问题!品阅至此,掩卷长思——古稀长者,抛却世俗杂念,剖析自我的优长以飨后人,其情可感,其心可叹,更可见其开阔的朗朗肝胆。

      说品格。画品如人品,关鉴退休后教了几个身份、年龄、经历、基础、资质、修养各不相同的学生,用他的话说,大多是没拿过画笔的“白纸”。为在中国画领域“传道授业解惑”,他总结毕生的经验,进行深入的理论思考。他自创了一个从后向前学的逆向教学思路,短时间内这些学生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学生极力劝说他将这些宝贵经验写成文字留传下来。而这一力作,正如省委书记王儒林在为该书所作的序中所说——关鉴是一位颇有成就和影响的国画大家。他的大量作品以鲜明的主题、丰富的题材和精湛的艺术功力,热情讴歌黑土地壮美河山和火热的社会生活。形式风格多样,构思独具匠心,笔法不拘一格,刻画人物细致入微,有很高的艺术造诣。《中国画十八谈》集关鉴半生学习、创作、研究成果,对于探讨绘画艺术规律,促进学术交流,丰富画坛理论很有意义。关鉴也在他的书中表示,创作从来就不只是一个简单的基本功问题,它与画家的政治倾向、文化素质、思维方式以及洞察力、想象力、表现力等多方修养联系在一起,甚至关乎作者本人的人品。中国画以线为骨,意象为魂,墨为主体,笔墨语言,散点透视,题识钤印,博大精深。所以,《中国画十八谈》用相当笔墨谈及画家的品格、修养、悟性、眼睛,旨在给那些只追求画画基本功的学习者以提示。

  说风骨。省委书记王儒林在点评《中国画十八谈》时指出:该书从探索中国画创作规律出发,借鉴古今中外艺术成果,阐述了中国画的基本功、基本方法、要领技巧及其基本特征,强调艺术的本质在于创造、在于创新。倡导作为一名画家,要有“大爱、挑战、牺牲、傲骨、谦虚、有情、襟抱”等思想境界和艺术情怀,把提升画家的品格、修养放在创作的首位,这是非常可贵的。而风骨,又是一个寄情翰墨之人所不可或缺的。中央美院美术史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薛永年称关鉴为吉林美术界的才子,并赞誉他“探秘传统,金针度人”——用的是元遗山诗意:“晕碧裁红点缀匀,一回拈出一回新。鸳鸯绣了从教看,莫把金针度与人。”薛永年赞许关鉴不作那种绣花人,将《中国画十八谈》誉为金针度人之作。

  说境界。《中国画十八谈》第一谈“关于中国画教育的思考”,被薛永年称为阅读这本书的“钥匙”。薛永年认为,20世纪以前,中国画只有画没有所谓中国画,西画传入中国,在美术教育上渐成主流形态后,才有了中国画或国画的名称,以与西画相区别。然而在西方强势文化冲击下,由于缺乏自信,甚至以科学衡量文化,国画往往被视为保守的画种,不断遭受改造,处境比较艰难,这一切都反映在美术教育中。薛教授中肯地点评道:虽然从学生时代关鉴就是佼佼者,然而他的专业基础偏于写实,他的创作思想较长时间偏于认识客观世界,在受到时代恩惠的同时,再聪明的人也不可能不受到时代的局限。可贵的是,他对这点十分清醒,而且早已纠正并加弥补,并且把自己最新的认识教给学生,如今又以“十八谈”的形式诉诸读者。所以说,《中国画十八谈》站在新世纪的高度,反思中国画20世纪以来的正反两面经验,在弄清上述问题的基础上,对中国画理法认识,已经去除了遮蔽,透视到内核,抓住了要害,谈出了关键。

  在关鉴自己的眼中,《中国画十八谈》是一本介乎于简明读本、教学讲义、感悟思索、经验总结之间的书籍。围绕中国画的教育论、本质论、创作论、笔墨论、神韵论、空间论、构图论、风格论、画家修养论、品格论、理法对立统一论、学习方法论等,展开繁简适当、深入浅出的讨论。讨论的问题涉及了中国画的道和技,思维方法与表现方式,基础和创作,画内与画外,传承与变革。第十五谈中,作者将中国画创作的五十对矛盾逐一解析,但也有不属于矛盾范畴的几对内容亦收入其中。正文之外,又加《砚边余墨》一段,将作者对艺术之理解点点滴滴组织进去,亦是非评非议,若感若悟,信马由缰。关鉴表示,还准备将这种逆向教学继续深入研究,以期这种教学方法更加完善,也欢迎有共同认知的同道同仁加入到这种逆向教学方法的研讨中来,以求“众柴之效”。

  《胡笳十八拍》击节长歌唱不完滴滴血泪洒汉书,《中国画十八谈》翰墨问笔写不尽一池清墨寄案头。正如关鉴《铸剑图》一诗云:百炼始成钢,十年磨一剑。锋利穿铁透,收发随自然。艺业同一理,一山高一山。峰巅近咫尺,终生需登攀。               (编辑:张华成)

Copyright © 2013 MEIXIE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IAS  吉ICP备090032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