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研究

THE THEORY RESEARCH

“观念与方法——当代艺术跨文化态势与地域策略”2016省美协理论研讨会文章选

发布时间: 2016-12-23 14:58:05   作者:刘宇楠  浏览次数: 141  

“冬捕”题材艺术创作特征
     

     冬季捕鱼出现在辽金北方王朝统治时期,这是东北特殊的地理环境下所产生的一种生活习惯,查干湖冬捕于2008年被国务院批准确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保护遗产。查干湖冬捕这一风俗同样也受到了艺术家们的关注与热衷,2013年一年来便出现了《熹微,北方鱼讯》、《查干湖冬捕》及《冬季捕鱼全攻略》三件艺术创作共同以查干湖冬捕这一地域风俗为艺术创作题材的绘画作品,这说明这一地域性的习俗是被艺术家所认可的艺术创作题材,是可以代表东北地域文化的艺术创作题材。然而几件绘画作品面对这同一地域文化的题材进行表现的时,却产生了具有一定差异的画面效果。去除各画种绘画语言对画面的影响原因,这种面对同一创作题材在绘画作品上所产生的差异,可以说是不同艺术家对同一地域文化认知与表述的差异。那么对这其中所存在的这样两组重要关系的解释便是解开这个差异的关键,即地域文化与艺术家之间的关系与艺术家与本人绘画作品间的关系。
      以《熹微,北方鱼讯》、《查干湖冬捕》以及《冬季捕鱼全攻略》三件作品为例,这三件绘画作品出自三位不同的艺术家之手,有趣的是三位艺术家均选择了将凝重、冷静的表情附着与画面的人物形象之上且占据了画面构图大部分,在对其他形象的刻画以及表现上使用了不同于人物表情的、更加生动活泼的表现,从而在情感表达角度使得画面沉稳又不失平衡。那么三幅画面上的类似表情或图释所表达的是艺术家们对于查干湖冬捕的同一种观点么?我们可以在以下两个角度解答这个问题,即艺术家的在场与场外(艺术家的成长环境与地域文化的关系)、艺术创作的片段叙述与体系叙事(艺术创作所叙述查干湖冬捕的镜头与体系)。
艺术家的在场与场外
      刘大明1961年生于吉林省长春市,毕业于吉林艺术学院油画系。缪肖俊1963年出生于吉林省洮南市,毕业于吉林艺术学院国画系。闫垒垒1985年生于河北省张家口市,毕业于吉林艺术学院版画系。由三位艺术家出生地不难分析出三位艺术家来出生于两种不同的地域文化生活,即关东文化与燕赵文化,这必然使其在面对属于关东文化风俗的查干湖冬捕进行认知时产生不同,而这种不同源于认知自我与认知他者。出生于吉林的刘大明与缪肖军对于关东文化来讲,是两位典型的关东本土艺术家,他们生于东北长于东北,长期受关东文化影响,对查干湖冬捕这一文化风俗均有过接触,可以视这二位艺术家为在场的位置,即处于关东文化影响之中,且受影响较强。而出生于河北的闫垒垒,在其成长之中对其影响更为深刻的地域文化为燕赵文化,虽然大学本科与研究生阶段均是在吉林艺术学院完成的,但是这种短时间的文化影响与其成长环境中的燕赵文化影响相比略微逊色,并且对于查干湖冬捕这种风俗是没有过亲身经历的,因此闫垒垒对于查干湖冬捕这件风俗来讲的身份处于一个他者认知的状态,是一种不在场位置。由此这三件绘画作品可以依据艺术家出生于关东文化内外的两个位置分为两个类别,即在场艺术家对地域文化深度的解读并向外发散与场外艺术家对关东文化风俗的向内认知。由此便可以解释得通,在《熹微,北方鱼讯》和《查干湖冬捕》同《冬季捕鱼全攻略》在创作之时为何选择了查干湖冬捕的不同切入点。

《冬季捕鱼全攻略》 闫垒垒 2013年
      《冬季捕鱼全攻略》是一件铜版画作品,人物与冰面使用写实的绘画语言表现,而画面背景之中的图像与文字使画面产生一种波普式的趣味。位于画面左手边的人手持教鞭,右手边的人物抱着大鱼,两位人物的如此组合并且身着典型东北渔民在冬季的服饰以及背景中的文字(冰层3M、查干湖又名查干淖尔等)和图像(鲤子、胖头以及马),闫垒垒使用或具象或概念的符号为我们呈现了一个类似于教室黑板前的场景。面对黑板以及老师的讲授,这是一个认知的过程。如果将这幅作品理解为查干湖捕鱼的第一课,将它与闫垒垒出生于关东文化场外的位置联系起来,可以较准确得到这幅作品的创作切入点。一个出生于关东文化场外位置的艺术家是怎样认知查干湖冬捕的,在他的头脑里冬捕前的这一堂课需要怎样准备,这包括什么鱼生长成什么形状、穿着什么服装可以既保暖又实用、冰层有多厚以及怎样捕捞。在与艺术家的交流之中得知这幅作品是艺术家根据网络上的信息,通过艺术家的自我整合、造型从而创作出来的绘画作品。或许在创作资料的来源上会有人质疑《冬季捕鱼全攻略》的真实性,然而这幅作品本就是一件具有超现实属性的绘画作品,在现在这个被网络所连接的世界之中,艺术创作早已经脱离了单纯的现实主义题材,它可以来源于现实社会、可以是一种经验、可以是一种感觉。如果必须要上升到艺术源于生活,那么网络世界的认知同样也是来源于艺术家闫垒垒的日常生活。《冬季捕鱼全攻略》是一幅典型的艺术家对关东地域文化风俗认知的绘画作品,这其中所包含的关东文化的他者是以何种渠道认知关东文化,这也是解释地域文化与艺术创作间关系的一个重要影响因素。
艺术创作的片段叙述与体系叙事
      《熹微,北方鱼讯》与《查干湖冬捕》两件绘画作品的创作者,均是处于关东文化影响之下的东北艺术家,在他们的两件作品之中存在这一定的共同之处,其一,作品画面均是查干湖冬捕的现场,作品具有强烈的现场感。其二,两件作品均是通过对人物形象刻画以达到对地域文化精神的表述。然而是什么因素使两位艺术家关东文化在场艺术家面对同一题材的表述在画面上出现了如此之大的差别,暂且把油画与国画两种绘画语言对画面的影响放置到一边,这两件作品作者的创作视角是不同的,《熹微,北方鱼讯》所描绘的是查干湖冬捕一个环节的画面定格,而《查干湖冬捕》则由头至尾的为观者讲述了查干湖冬捕的过程。可以说两位关东文化的在场艺术家所创作两种不同视角的绘画作品是相互补充的,是可以相互说明的。《查干湖冬捕》由为我们讲述了查干湖冬捕的各个流程,而由于绘画作品自身的局限性,并没有充分解释说明太多的细节。反之《熹微,北方鱼讯》是对查干湖冬捕,收获过程中的描述,然而却没有完整的讲述出查干湖冬捕这一风俗的整体过程。当然,这与艺术家所要表现的不同情感也是有关系的,究竟使用什么绘画语言去表现什么情绪,这是艺术家个性的体现。

图三 《熹微,北方鱼讯》 刘大明 2013年
      《熹微,北方鱼讯》是艺术家刘大明在2013年依据查干湖冬捕创作的一件具有强烈视觉冲击力的表现性油画作品,刘大明使用其标志性的绘画语言以冬捕人物形象作为主要的载体,表现出关东文化之中的勤劳品德与务实精神。画面中人物形象的穿着可以反映出这是以查干湖冬捕现实为题材进行表现创作的绘画作品,所有人物的动作稳健,表情沉稳,而画面中间面向观众的这一人物被进行了更深层次的刻画。这一人物头戴东北特有的狗皮帽子,身上穿着防水服装,这都是东北渔民在冬季的着装,而这一形象的眼神一直在刚刚捕获的鱼群与自己脚下的冰眼之间游走,脸上微妙的表情似乎是一种被压抑的喜悦,他在为刚刚捕获的鱼群兴奋又在期待更多、更大的鱼将要被捕获。其他的角色无暇顾及刚刚捕获鱼群,还在继续为接下来的产品而进行着自己的努力,除去一个衣着现代的年轻人在观看着渔民劳作。画面内部这种微妙的矛盾对比出的是查干湖地区渔民的质朴与纯洁,以及他们对劳动的肯定,因为劳动使他们生存。艺术家对这一情节进行刻画首先可以确定的是艺术家对这一风俗是肯定并尊重的。其次艺术家这种以现实生活为基础所进行的情感表现更能体现出关东文化的一种品德,即勤劳的品德,这种品德在画面之外所上升后的一种精神便是务实精神。所以《熹微,北方鱼讯》可谓之为关东文化精神的一种物质载体,一种由画面折射关东文化精神的物质载体。

《查干湖冬捕》 缪肖俊 2013年
      《查干湖冬捕》是艺术家缪肖俊在2013年以查干湖冬捕为题材所创作的一幅具有浓郁地域文化情节的的国画人物作品,缪肖俊以浓郁浑厚的笔墨以及简单的设色对画面中各种人物进行表现,通过对画面情节的并置为观众描述出了一个相对完整的查干湖冬捕故事。与其他艺术创作存在最大差异的一点便是画面中蒙古族人物形象的出现,画面中通过部分人物的着装以及远处的蒙古包可以确认画面中的少数民族形象为蒙古族人。虽然冬捕起源于辽金时代的东北,但是经过近千年的民族融合与迁徙,冬捕已经成为东北地区的一种地域文化风俗。查干湖位于吉林省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这与画面中所出现的蒙古族人物形象是相符的。画面右下部分所出现的动物面具与历史记述中,在冬捕前萨满需要进行仪式的场景相重叠,前面的几位蒙族人物形象衣着并不是冬捕时适合生产活动的服装,而是蒙族的传统民族服饰。由面具与服装的指引可以得到一个答案,在《查干湖冬捕》的画面中存在着一个祭祀的情节。祭祀活动一般是在冬捕开始捕获活动之前进行,而画面中又出现了捕获的情节以及运输的情节,画面的左半部分便是一群衣着现代服装渔民形象,而他们正在进行的动作就是收网这一情节,远处的冰眼附近同样有人在进行着捕捞活动。在逻辑上这两个情节在时间上是具有先后出现顺序的,然而在此同时出现在一个画面之上显然是艺术家在利用一个画面对查干湖冬捕进行了一次整体性描述。同时也是艺术家对查干湖冬捕这一地域风俗的情绪表达,由笔墨的厚重到形象的历史感,均可感受到艺术家对“衣冠简朴古风存”的认定与描绘。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出地域文化与艺术创作之间存在着一种相互关系。冬捕这一地域文化是艺术创作的来源之一,艺术创作又通过自身诉说着艺术家眼中对这一地域文化的认知。可以清晰的看出,以上三件不同艺术创作对其所叙述的关东文化呈现出了不同画面效果,就捕鱼这一题材来说,其呈现出多元性的观察与叙述角度。当然,这与艺术家自身的个性以及表现欲望存在着必然的关系,但是艺术家在对于题材的刻画上并没有天马行空的放纵自己的想象力,而是本着与地域文化事实相符准则描绘着画面上的形象,由动作到精神,可以推出艺术创作之中所蕴含地域文化的真实性。如果说《冬季捕鱼全攻略》是一位场外艺术家对关东地域风俗一次认知,那么《查干湖冬捕》便是艺术家对这种地域风俗的一次全纪实,而《熹微,北方鱼汛》则是艺术家以一种以小见大的方式,以一个现实生活中普通至极的冬捕情节为观众解释了关东文化的精神。
本文所选取的三件艺术作品均是在2013年创作的绘画作品,与2004年张伟时所创作《捕鱼》存在着一定的时间差异。由此不难推理出艺术创作的时代性,同样可以相对客观的反映出地域文化的在不同时间段状态,将艺术创作组成了一面镜子,这面镜子必然映射着地域文化。当代社会已经进入了一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种种的地域文化被网络缩短了与人类之间的距离,这其中不乏存在因信息缺失而带来的误解与误导,这些误解与误导同样会影响到场外艺术家对其进行更深层次的艺术创作,同时这样的现状留给了在场艺术家更多机会与话语权及传承地域文化的责任。由此可以得到的一个指引便是应该鼓励在场艺术家对其自身场域的地域文化进行更深入的探究与艺术创作,同时承认场外身份的艺术家同样具有发言的权利,如果说场外艺术家的艺术创作是一种虚心请教,而处于场域之内的艺术创作实则是一种具有权威性的解答。这一问一答之间,在使得地域文化存在于艺术创作之中的同时又刺激了艺术家在艺术语言与地域文化之间的探索。不同的艺术家可以代表不同类别的人群,而艺术创作是艺术家思想的直接表述的同时也是不同人群思想的缩影。只凭借纪录性的方式对地域文化的说明在当今时代之下略显单薄,如果将艺术创作结合起来去阐述、去理解地域文化便不会显得那么抽象与浅薄。进而可以得到这样的一个启示,即传承地域文化,肯定艺术创作,使二者相互支撑的发展下去,进而可以使地域文化开启一个新的维度。

 

Copyright © 2013 MEIXIE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IAS  吉ICP备09003266号